首页 网上办税 直通大厅 税收政策 纳税咨询 执法公开 文明创建 队伍建设 党风廉政 党务公开
小出纳蛇吞象三年侵占700万
2013-5-27 15:11:34更新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上海市宝山区某镇工业公司下属公司原出纳王艳腐败案剖析

2013517 08:11 中国纪检监察报

 

  王艳,女,197910月出生,汉族,大专文化,系上海市宝山区某镇工业公司下属的两家公司的出纳。200810月至20117月,王艳利用职务便利,侵吞两家公司3个账户内资金共计749万余元,用于赌博及高消费。201231日,宝山区法院以职务侵占罪判处王艳有期徒刑12年。2012611日,王艳被开除党籍。

 

  沉迷赌博,迷失自我
  越赌越输,越输越想翻本,赌注也下得越大
  
  2002年,23岁的王艳在上海市宝山区某镇工业公司下属公司找到了一份出纳的工作,并同时兼任该工业公司另一家子公司的出纳。这对于已经在家待业8年的王艳来说,实属来之不易。正因如此,王艳非常珍惜,在平时工作中,尽职尽责、踏实肯干;业余时间,只有初中学历的她勤奋学习,自学完成了中专和大专学业。
  
  200511月,王艳因表现优秀被党组织吸纳为中共党员。此时的王艳本应在思想上、工作中更为积极上进。然而,一个偶然的机会,王艳接触到了麻将赌博,这让她一步一步迈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就这样,王艳放松了思想学习,放松了对世界观的改造,积极进取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 那初入职场的工作热情逐渐被对赌博的疯狂痴迷所取代。
  
  2008年,公司领导有所调整,王艳认为“新来的领导不是很懂财务”,于是便动起了“歪脑筋”。每天面对公司从自己手中进出的大笔金额,再对比自己每月那点工资,王艳难以抑制对赌资的渴求,她决定从公司的账户上获取赌资。20081023日,王艳将公司一张支票内的20万元转入个人账户,这是她第一次侵占公司资金,几天后并未被人发现。
  
  初尝不劳而获的甜头,王艳一发不可收拾。
  
  从一开始麻将赌博到 “二八杠”赌博再到澳门豪赌,王艳彻底失去了理智。她将全部精力、财力都放在赌博上,却是输多赢少,越赌越输,越输越想翻本,赌注也下得越大。
  
  交友不慎,反害其身
  “我是毁在了‘好朋友’的手上啊”
  
  其实一开始,王艳只是把打麻将当成业余爱好,赌瘾并不大。直到2010年,王艳在棋牌室认识了一个被称为“大眼睛”的女人。两人相谈甚欢,一拍即合,甚至在连对方真实姓名都不清楚的情况下,王艳跟着“大眼睛”赌起了“二八杠”,而这一赌就输掉了近500万元。
  
  王艳自知没有能力还清这么多钱,要翻盘、要填平公司的账户,她想到解决办法就是再次放手一赌。正在这时,王艳在赌场又结识了另一位“好朋友”唐艳红,她劝说王艳到澳门最后一搏。经不起再三劝说,王艳同意了。然而,这“最后一搏”却又变成了“深陷其中”。

  从20109月开始,王艳前后二三十次到澳门豪赌,其挪用公款的频率也越来越高。头几次去澳门,王艳携带现金,赢了近百万。沉迷于巨大欣喜中的王艳更是肆意放纵赌欲,将“收手”二字抛到了九霄云外。此时,王艳再一次听从唐艳红的建议,去澳门赌博先记账,回到上海后再结账。但让王艳吃惊的是,每次回上海结账的金额都比输的金额翻了一倍。201163日,唐艳红又一次带王艳到澳门赌博,一输就是180万……
  
  案发后,王艳悔恨不已:“我是毁在了‘好朋友’的手上啊。”
  
  心存侥幸,瞒天过海
  “会计看不太出来,新来的领导不懂财务,不会轻易被发现”
  
  “我第一次侵占公司资金时,是想通过赌博翻本,赚了钱,再还给公司……”在这种赌徒盲目求胜心态的驱使下,王艳几乎把公司当成自己的私人“提款机”,随意挪用公司财产。王艳没有想到,随着“赌资越来越大,输的钱越来越多,已经无法还清侵占公司的钱了”。
  
  为掩人耳目,王艳“想办法制作一些假的银行对账单,将公司的余额恢复到初始状态”,她自认为“会计看不太出来,新来的领导不懂财务,不会轻易被发现”。抱着侥幸心理,王艳花钱在外伪造每月的银行对账单、银行流水明细账等,企图瞒天过海,长期掩盖其犯罪行为。
  
  201184日,公司领导听说王艳赌博输掉近500万,要求翻查银行对账单。面对领导的质疑,王艳内心很害怕,她只拿出部分对账单,并表示“对账单别要了,我会将钱直接转到公司银行账号”。此时的王艳仍然心存侥幸,妄想着再次蒙混过关。而当公司发现账户余款不翼而飞时,早已联系不到王艳了。直到812日,明白再也逃不过的王艳来到派出所自首,交代了所有犯罪事实。
  
  “我现在很后悔,我想把钱还清,但我没有这个能力……”大错已铸,纵使忏悔万千也挽回不了她给国家和集体造成的巨大损失。
  
  经查,200810月到20117月,王艳采取将公司资金转入其个人账户、转入其他单位及个人账户套现、提取现金不入账、填写“阴阳”支票等方法,擅自动用54张公司支票,共侵占749万余元。
  
  监管缺失,制度失效
  “制度挂在墙上,执行停留在嘴巴上”
  
  3年时间里,作案数十次,年均近250万元、月均20余万元、日均6600余元。更有甚时,王艳曾在一个月内连续4次挪用共计48万元公款用于赌博及高消费。而她仅凭在外伪造的账单就瞒天过海,究其原因,其所在公司在制度落实、监督管理方面的漏洞不容忽视。
  
  按理说,凡是与金钱有关的腐败现象都逃不过会计人员的火眼金睛,但是其所在公司的会计和出纳往往不在同一地点办公,虽然形式上财务章和法人章分离,但为了方便工作,实质上是王艳一个人控制公司所有财务印鉴章,会计的监督功能形同虚设,以致王艳能频频得手。
  
  调查中办案人员发现,曾有人反映王艳收入不高,却衣着高档,还经常携带奢侈品外出旅游;王艳花高价伪造的对账单看似逼真,仔细比对还是能看出许多异样,如其在外伪造的对账单印章大小不一致,等等,这些本可以及时发现并解决的问题因监督缺失、制度空设而愈演愈烈。
  
  “制度挂在墙上,执行停留在嘴巴上”,王艳的坦白引人深思。案发后,该公司领导反思:“我们的制度没有大的漏洞,但一忙起来就只图方便,规章制度丢到了一边。”
  
  结案后,该镇纪委一方面组织人员彻查此案,对王艳所在公司经理姚某、会计朱某长期失察的失职渎职行为分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和党内警告处分;另一方面,针对此案暴露出的问题,对集体企业全面排查存在的风险和隐患,不断扩大监督辐射面,进一步加强重点岗位的培训和教育,避免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
  
链接@办案者说:

“蚁贪”式职务犯罪亟待引起重视
顾伟刚 刘娴

  在查办案件过程中,“贪官巨腐”类案件总能吸引众人眼球。而发生在基层单位处于权力“末端”犯罪人的贪污、受贿、挪用、职务侵占案件则往往容易被忽视。这类“蚁贪”式腐败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犯罪人职务级别低。从查处的案件来看,“蚁贪”者一般不具有领导职务身份、行政级别低,大都是科级以下的工作人员,有些甚至是出纳、物业管理等非公务型岗位人员,属于单位的“小人物”。
  
  二是犯罪人“免疫力”差。“蚁贪”者的文化层次比较低,同时认为自己职位低下,没有必要接受反腐倡廉理论教育,从而导致纪律意识、法制观念淡薄。
  
  三是犯罪人作案的隐蔽性强。“蚁贪”者身份普通,工作内容简单,且往往在同一岗位上工作时间较长,容易被忽视而脱离监管,导致一些“蚁贪”者虽然作案手段并不复杂,但不易被发觉。
  
  四是犯罪人单次犯罪金额小。这类“蚁贪”式的犯罪人由于权力格局的限制,往往只能“贪小”,表现为一般单次犯罪的数额只有几千元甚至几百元,这样的犯罪方式也使得被发现的概率很小。
  
  五是犯罪人犯罪的次数多。“蚁贪”者作案次数经常是少则几十次,多则上百次。蚂蚁搬家式的犯罪,积少成多,只要有机会,“蚁贪”就有转化为大贪、巨贪的可能。王艳案中,她在3年间连续侵占公司749万元巨额资金,给公司造成巨大损失。
  
  针对上述情况,必须不断加强对一线岗位人员的教育与管理,防止“蚁贪”现象的发生。
  
法纪视角:

完善制度设计 解决“蚁贪”问题
任文松

  在既打老虎也打苍蝇的反腐败战略下,蚂蚁搬家式的腐败案件正不断被查处。“蚁贪”者虽然处于权力金字塔的底层,但通常身居要害部门或在关键岗位,他们日积月累、零打碎敲、集腋成裘,屡屡制造令人错愕的惊天大案,给国家和人民造成难以挽回的重大损失。
  
  “蚁贪”者虽“位卑职微”,但却人数众多,如果听之任之、随其发展、任其泛滥,不仅会出现更多的“蚁贪”者,而且还会使“蚁贪”逐步进化成为“鲸贪”,进而导致社会风气败坏、反腐信心受到打击、基层政权遭到动摇。解决“蚁贪”问题的关键,在于将“蚁贪”者手中的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因此构建完善的制度体系,用制度的理性来束缚“蚁贪”者权力的狂放不羁,显得尤为重要并已刻不容缓。
  
  一是实行权力合理分解制度。“蚁贪”者能够长期作案、频频得手的原因在于其手里握有过于集中而不受制约的权力,因此科学配置权力是解决“蚁贪”问题的根本。应根据权力制约原则,将能够形成专断和滥用的权力进行合理分解,使被分解的权力之间能够彼此联系、相互制约,以彻底铲除“蚁贪”赖以滋生的制度土壤。例如对资金划拨审批等实权部门,应配足相关工作人员并实行不相容职务的分离,防止因权力缺乏制约而导致贪腐案件的发生。制度制定后应严格执行,否则再好的制度也无异于水中花、镜中月。案件中王艳之所以能够连续多次作案而没有被发现的重要原因,就在于其单位没有严格执行会计和出纳至少由两人进行分工合作的制度规定。
  
  二是健全特殊岗位轮换制度。实践证明,特殊岗位轮换制度不仅有利于优化人才资源配置,提高队伍的整体素质;也有利于增强发现和防范“蚁贪”者行为的能力,强化单位内部权力制约机制,不断降低廉政风险。应结合实际情况,对特殊岗位人员如会计、出纳、采购员等进行定期或不定期的岗位轮换,预防和消除他们因长期在特殊岗位工作而滋生腐败的可能性;应从轮换原则、对象、范围、期限、纪律等方面对特殊岗位轮换制度进行不断的规范和完善,以充分发挥这一制度在防治“蚁贪”现象中的特殊作用。
  
  三是完善领导干部问责制度。权力与责任密不可分,有权力的地方就有建立问责制度的必要。经过探索和实践,我国已初步建立起了领导干部问责制度,并取得了较为明显的成效,问责制度已逐渐成为悬在领导者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但问责制度在实施过程中,仍然存在责任承担相对模糊、问责内容较为局限、问责方式比较随意等问题。不断出现的“蚁贪”案件与问责制度的缺陷不无关系。应进一步健全领导干部问责制度,对下属出现“蚁贪”且造成重大损失或产生恶劣影响的,应对“蚁贪”者的主管领导进行问责,以提高领导干部选好、用好、管好下属的自觉性,增强领导干部预防下属腐败的责任感,促使领导干部履行好应负的监督职责。
  
  四是推行全方位审计制度。审计作为一项独立性的经济监督活动,有利于揭露和制止贪腐行为,促进经济责任的正确履行。应推进任前、任中、任后的全程审计制度,让新任干部不接糊涂账,在任干部不作违法账,离任干部不交马虎账;应实行内部审计和外部审计相结合的审计方式,切实做好内部审计和外部审计的协调工作,兼顾审计的公正和效率;应对审计中发现的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严肃处理,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公开一起,增强审计监督工作的威慑力。
  
  五是强化社会监督制度。“蚁贪”者多为基层工作人员,与人民群众接触时间较长、来往频率较高、相互了解较多,人民群众对“蚁贪”这种身边腐败的感受更为深刻,也更为深恶痛绝。“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应当充分调动人民群众和新闻媒体监督的积极性,广泛利用微博、论坛、电视、报纸等监督媒介,揭露贪腐现象,提供案件线索;反贪腐部门也应积极回应群众和媒体关切,及时给予相关解释和答复,形成反“蚁贪”工作的合力,让心术不正者不敢贪、不能贪,有效防治“蚁贪”的出现和蔓延。

 

 
·个人首套房问题07-26
·二手房过户07-26
·商品房的契税07-26
·契税07-26
·二手房买卖07-26
·房产税07-26
·个人房屋租赁税收政策11-15
·二手房交易要交哪些税?11-15
·企业向自然人借款支付的利息能否税前扣除?04-06
·企业取得财产转让等所得应如何确认收入实现?04-06
·无购销合同的购销行为是否应缴印花税?04-06
·计算土地增值税时已缴的契税可否扣除?04-06
临澧县地方税务局版权所有 地址:临澧县安福镇兴隆街013号  制作:临澧县人民政府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湘ICP备09006659号